一部曠世鋼琴協奏曲的幾多演繹 “黃河”版本對比
林達 于 2010.10.07 14:15:53 | 源自:www.soomal.com | 版權:投稿 | 平均/總評分:08.67/130
數年前,郎朗《黃河之子》的發行,喚起了樂迷對《黃河鋼琴協奏曲》各種錄音版本進行比較的熱情。近二十個《黃河》版本齊聚一堂之時,方可感慨其詮釋,各述其風騷,繼而全面地把脈其韻律,得其精髓。不敢獨享,愿與大家共勉。
  • ●殷承宗 欽定版《黃河》?

    1939年,冼星海指揮了由他創作的《黃河大合唱》,并在日記中寫道:當我們唱完時,毛主席跳起來,很激動地說了幾聲“好!”。31年后,類似的一幕復又出現,1970年,殷承宗首演了鋼琴協奏曲《黃河》,當演奏到第四樂章《保衛黃河》時,觀眾的情緒受到奔騰的旋律感染而沸騰,打擊樂手甚至把鼓膜都打破了。演出結束后,周恩來總理激動地說:“星海復活了!”

    在中國70年代這樣一個特定時期,由《黃河》作品創作的參與者和首演者殷承宗擔綱獨奏,李德倫協助指揮的版本具有很高的歷史價值。

  • 以小號,雙簧管為主奏,搭配長笛和短笛,組成了黃河船夫曲開頭磅?的氣勢。通常指揮家在處理這一段時,會突出鮮明的管弦樂,忽略長笛和短笛的16分音符半音階經過句,而李德倫則注重在168速度引導下,使長笛和短笛聲音鮮明,遽然浮現在整體音響之上,給人驚濤駭浪的感覺。

    70年代殷承宗正處于巔峰時期,華彩段落中的大段琶音彈得伶俐果斷。與許多鋼琴家的處理不同,他在突出重音的同時,一鼓作氣把四個“波浪”串在一起,形成了一股強大的力量推向華彩段的最后一個高音。在接下來的三個樂章里,更是創造了奇跡,艱難的8度上行音階和整串的下行和弦表現出不可思議的速度和精準,所達到的火爆程度是其后任何一個《黃河》版本難以比擬的。殷承宗的演奏已經達到如同本能反應的境界。更為可佳的是,李德倫的樂團沒有出現象比徹姆那樣被霍羅維茲拖著走的尷尬。我一直把該錄音版本的后三個樂章看成是一個單樂章存在,因為殷承宗的演奏把《黃河頌》、《黃河怒》、《保衛黃河》之間的銜接處理得天衣無縫、富于張力,且每個樂章的高潮間都前呼后應,臻于盡善盡美。

    唯一遺憾的是,這個錄制于70年代的版本,聲音質量不佳,除了開頭的美妙聲音,其余時間鋼琴分均含糊不清,不過,當聽到樂團整齊的小提琴和豐潤得圓號,仍可以感覺到此次演出同年較早時候的首演之間強烈而直接的聯系。

  • “70年代”版,殷承宗在鋼琴演奏上,注重把音符交融在一起,形成獨特的整體效果。 而1991年與捷克廣播交響樂團合作的版本,則更講究把握音符的顆粒性。具體表現在第四樂章《保衛黃河》中,觸鍵具有很強的穿透力,雖然速度和氣勢沒有“70年代”版來的快速激烈,但還是給人以頗具震撼的感受,沒有任何拖沓。在《保衛黃河》的主題里,殷承宗突出樂譜上表示的重音記號,音符彈的顆粒飽滿而不失整體的勻稱感,更貼近《黃河大合唱》的律動感覺,讓鋼琴“唱”出了保衛黃河的炙熱心聲。不過,就整體而言,由利柏指揮的捷克廣播交響樂團的演奏,還是少了很多“70年代”版中原有的“中國氣”,和“民族魂”。當然,對于一個國外的交響樂團,要求不能過于苛刻。

  • 91年版殷承宗的演奏則多了些文儒淡雅之氣,不像“70年代”版的那般“火爆”。當然,隨時代的變遷,演奏的觀念也隨其變化,91年版標志著新的時代,凝聚著希望和對未來的憧憬,殷承宗的演奏也趨于內在,愈發顯得老辣。

    ●創作者到創新者

    作為《黃河》鋼琴協奏曲創作的重要參與者之一,石叔誠的演奏也極具權威性。由他應中央樂團要求修訂的版本就演出了200多場。被海外音樂評論家譽為“最杰出和權威的演繹。”

  • 石叔誠的演奏一直以嚴謹,細致著稱。善于研究樂譜上的每一個細節。1994年與韓中杰合作版本就證明了這一點。在第一樂章“勞動號子”主題里,樂譜上標示了兩個8分音符為頓音,16音符的第一音為重音,某些鋼琴家把他們全都彈成重音,而石叔誠則按樂譜標記行事,給“勞動號子”主題賦予了更多的細膩表現和動力,形象地刻畫了船夫在艱難的行進中,所發出的富于生命律動呼號聲。這樣的處理貫穿第一樂章,也很好地預示了后面三個樂章的內容和情緒。

    在這一版本中,第三樂章的速度處理也很細膩,而且要比其它版本多出50多秒,系因嚴格遵照樂譜標記的速度指示所致。就1972年版的樂譜為例,速度標記依次是80、44、56、96、76。很少有人嚴格遵守這些速度指示,惟獨石叔誠和與他合作的樂團,嚴格遵照速度標記,使各個段落對應的速度安排與音樂的細膩變化緊密地結合起來。尤其是第三樂章高潮時(速度標記為76),以較慢的速度進入高潮,長笛和單簧管拉出長長的旋律線,從而表現怒濤滾滾的景象。

    1991年出版的石叔誠與胡炳旭合作的版本,用了1990年石叔誠應中央樂團要求修訂的版本。此版本的一至三樂章,鋼琴部分除一些附點音型節奏不同外,大體不變。而第四樂章,石叔誠則對其進行了創新,開頭的引子給人有京劇開場的感覺,鋼琴8度的進入也和其它版本不同。最獨特是移去了70年代創作時加入的《東方紅》與《國際歌》地旋律,取而代之的是《黃河船夫曲》的旋律。其結尾,樂團突出的旋律使我聯想到《茉莉花》的旋律。同1994年與韓中杰合作的版本相比,石叔誠在秉承一貫嚴謹作風的基礎上,觸鍵音色有了更多的變化,顯得極具控制力,聲音也很厚實。最為突出的如第四樂章《保衛黃河》主題中的左手8度和弦,彈得整齊有力,韻味十足。

  • 胡炳旭指揮的樂隊表現突出,第一樂章中豎琴的運用,使雄壯的旋律多了幾份色彩性的點綴。第三樂章開頭,笛子吹出了正宗的陜北小調,速度自由、曲調舒展。中央樂團的樂手們的音樂素養值得敬佩,與鋼琴的配合也很到位,樂隊表現勻稱,如在第四樂章中與鋼琴呼應時,既起了鋪墊的作用,也讓鋼琴的空間自由更大。

    手頭上還有一個是石叔誠與陳佐湟合作的版本,與前兩個版本相比,石叔誠的詮釋依然一絲不茍,忠于原譜。需要注意的是陳佐湟的指揮,相比胡炳旭指揮的中央樂團,他注重把握樂句劃分,比如在第四樂章開頭,故意斷開完整旋律和拖慢半拍的處理,使樂句線條有往上沖刺的感覺,其處理很有新意。就與鋼琴的配合而言,速度與鋼琴保持一致,但缺乏少許的獨立性,有成了鋼琴的陪襯的感覺。

  • ●從《花之圓舞曲》說起

    有一段時間,我沉迷于鋼琴改編曲,收集了大量作曲家、鋼琴家改編樂譜,其中包括格蘭杰(Percy Grainger)改編的柴科夫斯基《花之圓舞曲》。正愁沒有相關錄音可聽時,朋友給了孔祥東演奏的版本。 聽后驚嘆孔祥東早年的鋼琴技藝。如果說孔祥東演奏的《花之圓舞曲》閃耀著他早年鋼琴技藝的光彩,那么1989年出版的孔祥東《黃河》協奏曲,便是他鼎盛時期的又一亮點。

  • 該版本,在細節上的處理頗具匠心。例如第一樂章鋼琴抒情段落,以鮮明的層次渲染突出了主題,中間聲部的16分音符彈的清晰可辨,其音量又不超主題,在加上少許的延音踏瓣,形成了夢幻般的效果,由此表現“看到勝利曙光”。在后三樂章中,凡遇到類似的樂句框架,都以這種“奇幻效果”處理。另外,演奏中孔祥東流露出強烈的表現欲。可能是太想表現而過了頭,整個過程,不時摻雜著碰錯音符,漏音的情況。在第一樂章華彩段,左手琶音就出現明顯錯音。這些失誤是在演奏興致高漲,觸鍵在興奮和緊張(表情意義上的緊張)之間搖擺,加上快速演奏的情況造成的。總的來說,孔祥東極富浪漫色彩的演繹與殷承宗70年代的演奏版本可謂冰火兩重天。

    候潤宇指揮的上海交響樂團聲音洪亮,朝氣勃勃。但在某些高潮部分有意在小提琴或大提琴聲部作自由延長音。則有些故弄玄虛,對完整的旋律線條過分衍生、擴大,使得樂句原有的織體結構遭到破壞,也削弱了原有環環相扣曲式結構的邏輯聯系。 十年后,孔祥東又一次錄制了《黃河》協奏曲。此次的演奏與十年前相比,更重視低音聲部的處理,較為明顯處如第三樂章中的鋼琴獨奏部分,強調低音和弦的演繹,使得樂句的展開更具立體感。又如第四樂章開頭8度和弦,以強有力的緩慢速度進入,然后逐漸加快速度,直到最高音,這樣的處理讓樂句顯得更有動力性,似乎是暗示“保衛黃河”即將開始。而在高潮“東方紅”段,“敲擊”和弦的音量可以與樂隊抗衡,其對力度的控制非常驚人。有如此大的力量需要多年的訓練才能達到,由此想到俄羅斯的學生需要在加注鉛塊的鍵盤上練習,不知孔祥東有無此舉,練就鐵手之功。

    胡詠言指揮的廣州交響樂團與孔祥東配合默契。這個演奏版本中,打擊樂的發揮與孔祥東所在整曲中加強左手聲部的做法對應了起來。但是如此一來, 民族樂器的聲音被掩蓋了。

  • ●“西化”黃河 “氣”定乾坤

    2006年,《黃河之子》的發行,使得中國作品在西方有了一席之地。郎朗實現了自己的夢想,也讓西方人補充了一款中式“營養品”。

    郎朗演奏的黃河充滿了自由速度和彈性變化,使得《黃河》協奏曲似乎被西方化了。第一樂章中“勞工號子”主題采用了加速度,這在其它版本中,未曾有過,創新的意圖使得原本堅定有力的號子吶喊得不到體現。第三樂章鋼琴第一次主題,過于考慮音色上的變化和美感,淡化了民族氣息中應有的嘹亮、清脆。還有對樂譜進行改動、加減音、改編的現象嚴重,他是更多的去挖掘音樂上的內容,在音符上做文章,把每個音符打磨得漂漂亮亮,只是如是處理也許會讓國人覺得《黃河》協奏曲中原有的“民族精神”被“西化”了。

  • 中國愛樂樂團在余隆指揮下,蕩氣回腸、震撼人心。中國民族樂器表現出眾,第三樂章中竹笛的聲音寬闊、舒展,尤其是第一個延長音,收尾處意猶未盡,釋放出空間感。第四樂章與鋼琴的配合默契可謂珠聯璧合,堪稱典范。此外,管樂也沒有出現此前擔心得任何“冒泡”現象,處理謹慎而又游刃有余、豐潤甜美。

    對于演奏鋼琴的人來說,“氣”的控制及運用非常重要,通常反映在力度控制以及觸鍵、音色、層次把握等方面。法國鋼琴傳統學派更講究這一點。許忠有長期在法學琴的經歷,對“氣”的把握有很出眾的領悟。他把這些特點也融于《黃河》協奏曲中,給予這部作品獨特的氣息和風格。

    在整個演奏過程中,許忠所體現的是柔美的音色和豐富的層次。這與他多年演奏印象派作品有很大的關系。他沒有大動干戈,而是剛中有柔,使和弦和音階都處于飽和狀態,音色唯美。可以感覺到“氣”在音階和琶音中穿梭回旋。第三樂章中,鋼琴主題各聲部的處理,相得益彰,尤其是16分音符彈奏得層次鮮明、活靈活現。 描寫“苦難人民”的那段鋼琴輪指,音符相同,音色各異,生動地刻畫了凄涼、悲慟的情緒……

  • 陳燮陽指揮的上海交響樂團則與許忠努力營造的“氣”想去甚遠。銅管與弦樂聲部缺乏默契的配合使得原有的氣息銜接聽起來丟三落四、顧此失彼,管樂更是難以逃破音的遭遇。第四樂章中,樂團多次出現被鋼琴拖著走的情況,配合齟齬極為明顯。著名指揮家林克昌曾評論:中國沒有國際一流的交響樂團。其言甚重,可當時陳燮陽麾下的上海交響樂團,則確實還有很多功課要作。

    ●“群馬”與“船夫曲”

    1982年出版了一張蕭奕慶與林克昌合作的唱片。蕭奕慶在句法的處理上緊湊、有序,使旋律更具抑揚頓挫之感及緊張感。流暢的演繹貫穿整個演奏過程,但是缺乏力度,鋼琴踏瓣也沒有得到很好的運用,聲音似乎懸在半空。鋼琴音量較小使得演奏的激情無從表現。尤其是在各樂章的高潮,隨樂隊聲音的加強,鋼琴則遭遇了滑鐵盧。

  • 令人驚訝的是林克昌指揮的是日本群馬交響樂團。一部以抗日戰爭為基調而創作的鋼琴協奏曲由日本人來協奏真是有趣的主題。不知群馬交響樂團是否了解過《黃河》協奏曲的創作背景,以及音樂蘊含的意味。就音樂本身而言,群馬交響樂團的認真態度值得肯定。但是“群馬”與“黃河”的矛盾關系不知道是否會被中國樂迷所認可。

    1990年巨石唱片出版了由臺灣鋼琴家李堅演奏,湯沐海指揮的《黃河》協奏曲。此版本的前三個樂章整體過于拖沓。抒情段過于考慮音符的鋪敘,導致破壞了樂句線條的流暢。最出彩的是第四樂章,演奏激情四射,似乎前三個樂章的沉靜是為反襯最后一個樂章而做準備。其對低音和弦的處理與孔祥東的加強低音和弦的處理有一脈相承之勢。最有意思的是第四樂章結尾,又一次聽到“黃河船夫曲”,代替了“東方紅”。與石叔誠應中央樂團要求修訂的版本不同,在原有的基礎上,又作了修改,管樂與弦樂互相的沖擊音響使我覺得似乎加入了不少現代音樂的技法。在遞進式結尾的基礎上,移高調性,更具升華感,其創意極佳。

  • 相比前面所提到的捷克廣播交響樂團,湯沐海指揮的柏林廣播交響樂團則要認真得多。雖然有與鋼琴配合上的失誤,但是其扎實的音樂素養彰顯無疑。 打擊樂的恰當運用融合于整個管弦樂中,烘托出宏大的氣勢。第四樂章的高潮,管弦樂各聲部激烈的碰撞,如同火山爆發,振奮人心。

    ●洋人與洋牌

    1、艾潑斯坦/奧曼迪

    1973年,奧曼迪率領費誠管弦樂團訪華演出,促使后來錄制了這款由外國藝術家演繹中國作品的珍貴錄音。擔任鋼琴演奏的艾潑斯坦,沒有把《黃河》的創作背景作為基調,但是這種不過分渲染原曲的歷史背景和政治色彩,而是把《黃河》當作是一個獨立(甚至是非標題性)的樂曲來演繹的思想,給《黃河》增添了豐富的異國情調。最富東西方文化色彩性的碰撞效果以及激情演繹的是第四樂章,其速度的火爆程度可以與70年代殷承宗的版本媲美。

  • 奧曼迪的宏圖大略同樣顯露于對細節的探索。小提琴突出的內聲部,圓號、小號、長號的清晰分明的層次;打擊樂的時值控制……大量的技術和細節安排貫穿全曲,使得樂團演奏效果具有極大的震撼力。奧曼迪未照原譜的分句行事,把一段段的短小旋律并在一起,使整個旋律的線條更為悠長。由此可見,奧曼迪尤其擅長挖掘樂譜中的內在美,以及清晰浮現的獨特的個人理念。

    2、卡拉莫拉/袁方

    Nuova Era唱片公司1992年發行了一張由意大利鋼琴家卡拉莫拉與北京廣播交響樂團合作的《黃河》協奏曲,擔任指揮的是袁方。卡拉莫拉的演奏毫無激情,甚至把16分音符的過渡句彈成了8分音符,整個樂曲都沉寂在緩慢的行進中。第四樂章居然長達八分鐘之久,這種過于拖沓的處理方式破壞了樂曲的整體效果。與上述的艾潑斯坦/奧曼迪版相比,毫無動力。氣勢逼人的緊張感所剩無幾。

    3、黃愛蓮/胡炳旭

    英國ASV唱片公司出版了一張中國作品的唱片,其中《黃河》協奏曲是由黃愛蓮獨奏,胡炳旭指揮中央樂團。黃愛蓮在抒情段的表現非常到位,但加入了過于濃重的悲劇性色彩,使得旋律線顯得過于壓抑。而其快速演奏的段落,則有些渾沌。在音量控制方面,一直保持弱(p)至較弱(mp)的狀態,許多高潮片段被弱化,這與殷承宗的演繹完全相反。同樣出自70年代中國的兩位鋼琴家,殷承宗表現出來的是恢弘的氣勢,渾厚的音響,而黃愛蓮所展現的是柔情蜜意,婆娑飄渺的弱女子形象。雖然這樣演奏違背了《黃河》協奏曲的原意,但這似乎也是對某一特定年代的反叛。

    胡炳旭指揮的中央樂團,如同與石叔誠合作的版本一樣,表現出深厚的指揮功力。尤其是在銅管樂的演繹上有杰出的表現。

    ●另類版本

    1、管弦樂版

    由Breine、Leaper于1991年指揮捷克廣播交響樂團,借用《黃河》協奏曲題材和部分旋律,重新組合,并錄制完成了管弦樂版《黃河》。這個改編版本,除具有鮮明的現代音樂風格外,還可感受到爵士樂的成分,詼諧幽默,歡快活潑。

    2、民族樂版

    1995年,臺灣音樂時代雜志出版了由鮑蕙蕎擔任鋼琴,胡炳旭指揮中央民族樂團的《黃河》協奏曲現場錄音。此版本最大的特點在于民族樂器的運用。雖然民族樂器的音量普遍沒有西方管弦樂大,但還是可以清晰的聽到二胡、嗩吶、簫樂器在組合中各自富有特色的聲音,整個錄音極具中國特色。

    3、揚琴版

    揚琴版《黃河》協奏曲是由指揮家瞿春泉于1990年改編完成的,使得氣勢磅?的《黃河》協奏曲帶有古樸的韻味。同時把揚琴的特點發揮到了及至,悲喜交加,深淺并進。1992年由瞿建青演奏的版本(瞿春泉指揮上海電影民族樂團)更是把揚琴令人瞠目的艱深技藝表現的淋漓盡致,大悅人心。

    4、國家檔案版

    殷承宗在70年代有一個極其珍貴的版本存世,系與意大利指揮大師阿巴多及維也納愛樂樂團合作灌錄的。此次演出錄音據說現為國家電臺檔案,從未公開發行過。殷承宗本人也未能提供這一錄音,因而無法聆聽到,甚為遺憾。

    ●蓋棺論定

    上述演奏家的不同演繹風格使得《黃河》協奏曲呈現出多姿多彩的面貌,迥異的風格特征。欣賞者的選擇完全出自個人口味的不同。如果你喜歡激情洋溢,活力四射的演繹,殷承宗70年代錄音與孔祥東的版本值得推賞;如果你是學院派的追隨者,渴望最貼近原譜的演繹,石叔誠的詮釋絕不會讓你失望;如果你想聽到《黃河》的更多風格類型的演繹,黃愛蓮、郎朗、許忠都是不錯的選擇。當然,千萬別忘了民樂版,瞿春泉的揚琴版是最值得推薦的。西方的演繹,在我來看,艾潑斯坦與奧曼迪的版本可圈可點。

    在《黃河》協奏曲的錄音版本中,值得收藏的唱片可以列舉殷承宗(1970s)、石叔誠、孔祥東和艾潑斯坦的錄音。其中,石叔誠嚴謹而不失熱情的演繹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當“黃河船夫曲”的高潮出現時,我的每一個細胞如被電光擊中般快樂得顫抖。

    30多年來,《黃河》鋼琴協奏曲曾被反復演奏,在這期間,此曲最初確立的意圖也在潛移默化的改變。由早期的“弘揚民族精神”,到目前的“把中國音樂帶向西方”。但值得深思的是如何推陳出新,創作出更多的優秀中國音樂作品,更好的讓世界了解中國音樂,讓中國音樂走向世界。從“星海復活”到“西化黃河”,是條創新之路嗎?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69.197.***.***
    069.197.***.***
    18
    03
    發表于2010.10.17 00:40:16
    16
    10
    發表于2010.10.11 00:58:57
    15
    058.031.***.***
    058.031.***.***
    被泡泡網抄襲了
    http://www.pcpop.com/doc/0/584/584821.shtml
    發表于2010.10.10 16:11:21
    14
    03
    發表于2010.10.08 13:12:33
    12
    03
    發表于2010.10.08 12:13:21
    11
    03
    發表于2010.10.08 10:58:25
    10
    121.031.***.***
    121.031.***.***
    文章非常棒。
    發表于2010.10.08 10:03:24
    9
    03
    發表于2010.10.08 09:26:09
    8
    我都很少回帖了,看到這樣的原創文章,必頂作者一帖
    發表于2010.10.07 22:01:09
    6
    很好的文章,主要是原創,就算不是原創,以后時不時轉載這樣的文章,也是非常了不起的。對提升數碼多的形象也是有很大好處
    發表于2010.10.07 22:00:13
    5
    03
    發表于2010.10.07 15:36:47
    3
    提示
    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1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1972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