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樂團首席,你想知道的都在這里了
聽木 于 2017.05.31 09:39:37 | 源自:微信公眾號-音樂之友 | 版權:轉載
平均/總評分:10.00/30

每次演出出場時,他都是在整個樂團成員上場之后,才大步流星地神氣地走上舞臺;演出前,他還要負責給樂隊調音;每次演出,他都得以坐在離指揮最近的位置;指揮在上場和退場時,還要跟他握手……

音樂還沒開始,你的腦子里已經有無數個問題在盤旋了:樂團首席這個角色到底是什么來頭?他是不是整個樂團小提琴拉得最好的?還有,為什么是小提琴?甚至,如果只是調調音握握手鞠鞠躬這些禮儀性的動作,為什么要有這樣一個角色?

其實,這些都是值得探討的問題,今天,我們就來了解一下樂團首席這個“二號人物”。

一場交響樂演出,有四個至關重要的環節——作曲家、指揮、樂團首席和樂隊。當然,首席也是樂隊的一員,但是由于他發揮的關鍵性作用,我們把他單獨拿出來講。要想弄懂樂團首席的前世今生,我們先要理清他和其他三個角色的關系。

在巴洛克時期(1600 - 1750),羽管鍵琴是管弦樂隊的主角,它既可以作為獨奏樂器,又可以作為伴奏樂器。在合奏中,作為通奏低音的羽管鍵琴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可視為全樂隊的指揮。很多巴洛克時期的作曲家,如巴赫、亨德爾,都是羽管鍵琴演奏家,同時也為羽管鍵琴創作了大量的作品。

因此,作曲家們一面演奏羽管鍵琴,一面承擔著指揮家的角色,利用一些身體動作,盡量使樂隊成為一個和諧的整體。

17 世紀后期,歐洲世界出現了一批天才小提琴家,比如科萊利(Arcangelo Corelli)、維塔利(Tomaso Vitali)、維瓦爾第(Antonio Vivaldi),同時,他們也是技藝精湛的作曲家。

在巴洛克時期和古典主義早期,由作曲家們負責指揮演奏自己的作品是很自然的。因此,這些小提琴大師在演奏自己的音樂時,作為小提琴首席的他們還要在一定程度上擔起指揮的責任。這個時候,指揮的角色實際上是由兩個人扮演——羽管鍵琴的演奏者負責通奏低音的部分,為樂隊演奏提供支撐,小提琴首席則負責領導樂手的演奏。這樣的搭配看起來很合理,但是也會出現比較麻煩的情況——如果兩人的意見出現分歧,事情就不太好解決了。

因此,早期的樂團首席都是集作曲、演奏、指揮多種身份于一體。從根本上說,這是由于巴洛克時期和古典主義早期,管弦樂團的規模還比較小,而且管弦樂團編制尚未標準化——直到海頓時期才形成了 40 人左右的現代管弦樂團的雛型。因此,樂團指揮的地位并不像今天這么重要。

但是,千萬不要小看了當時樂團首席的角色。作為樂團首席,不僅要有相當的才華,還要具備一定的人格魅力。樂團編制可以是松散的,但是演奏音樂時整個樂隊的精神氣質一定不能松散。這就需要一位能夠服眾的樂隊首席來控制整個樂隊的節奏,另外他還要全面掌控作曲家的作品,理解作品情感的最細微之處。除此之外,他還要掌握樂隊中其他樂手的樂器演奏技巧。

因此,和很多優秀的現代指揮家一樣,當時的樂隊首席已經是個通才了,只不過出場費相比于今天的指揮大師們來說,就差得太多了。

到了 18 世紀末期,樂團首席的處境變得有些尷尬。隨著樂團編制不斷擴大,樂曲也變得越來越復雜。對于 20 人的管弦樂團,首席小提琴或羽管鍵琴邊演奏邊指揮可能還不成問題,但是當樂隊規模擴大到 60 — 100人,這樣的做法就很困難了。

并且,隨著現代鋼琴開始成型,羽管鍵琴退出歷史舞臺——莫扎特中期作品起已經不再放入羽管鍵琴,而自貝多芬年代起,歐洲幾乎再沒有人為羽管鍵琴寫曲。

針對這一問題,解決的辦法就是,把指揮的任務從樂團首席身上完全分離出去,指定專業的指揮家來引導樂團的演奏。于是,專職指揮誕生了。

其實,在柏遼茲和門德爾松的時代以前,樂團指揮都是由樂團首席承擔的,專職指揮的出現,不過是 19 世紀前幾十年的事情。

有了專職的指揮,樂團首席就退居二線,負責整個樂團的音準和調音(當然,這不是走形式),為整個小提琴聲部指定指法、弓法,還要負責小提琴的獨奏段落,所以理論上來說樂團首席應該是整個樂團小提琴拉得最好的。小提琴首席另外一個很重要的作用是,指揮和樂團之間的交流媒介。

指揮是樂曲最權威的詮釋者,但是每個樂隊成員對指揮的詮釋和表達的理解可能會有出入。因此,在演出之前,樂團首席需要與指揮和樂隊進行詳盡的溝通,以確保整個樂隊成員對指揮的理解相統一,樂隊音樂表達的感覺相一致。在演出期間,坐在第一排的樂團首席需要迅速捕捉到指揮的情緒,并且用自己的肢體語言配合指揮,把資訊傳遞給每一個樂隊成員,讓整個樂隊的演奏步調一致。

至于為什么樂團指揮都是拉小提琴的,其實這不是他的天生屬性,其他弦樂、管樂、打擊樂都有自己的首席,他之所以能夠作為整個樂團的首席,是因為自從巴洛克時期直到今天,管弦樂團的半數以上都是弦樂器,讓小提琴首席領導整個樂隊,合情合理。

至于那些不需要小提琴聲部的樂曲呢?那當然就不需要小提琴首席了,比如在演奏巴赫的《布蘭登堡第六號協奏曲》和勃拉姆斯的《第二號小夜曲》時,首席中提琴就會承擔樂團首席的角色。

所以,在樂隊之后上場、與指揮握手,是為了表達對樂團首席的尊敬和感謝,這些禮儀性的舉動不是空洞無物的,樂團首席擔得起這樣的榮譽。

轉發到新浪微博 轉發到騰訊微博 RSS訂閱 收藏本文 本文代碼
請您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83.047.***.***
183.047.***.***
剛好最近
發表于2017.06.08 10:21:47
5
發表于2017.06.02 18:12:40
4
112.017.241.***
112.017.241.***
發表于2017.06.02 17:31:12
3
014.028.168.***
014.028.168.***
發表于2017.06.01 09:10:10
2
124.074.161.***
124.074.161.***
發表于2017.05.31 11:21:41
1
提示本貼不可匿名回復,回復等級為:0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3197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