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界 您好。歡迎您于己亥豬年七月廿三 處暑光臨 返回個人頁面 搜索

生命的不確定性
王征宇 于 2019.08.08 14:39:20 | 源自:北京日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德國作曲家羅伯特·舒曼一生寫了四部交響曲。按照創作時間來算,第四交響曲應該排第二,它與第一部“春天”,初稿都完成于1841年。因這部d小調交響曲真正定稿在1853年,所以才位居最末。婚后的舒曼,在愛人克拉拉的不斷勸說和鼓勵中,終于把創作注意力從小規模的鋼琴與聲樂作品,轉移到樂隊作品上。

18歲的舒曼師從克拉拉的父親維克學鋼琴,認識了9歲的克拉拉,兩人朝夕相處7年后,舒曼向16歲的師妹表明愛意。其實在更早前,他就被精靈般聰慧美麗的小師妹吸引了。舒曼說:“我常常想到你,克拉拉,不是一個人在想著他的朋友,而是朝圣者想著遠方的圣壇。”深厚的文學修養,讓舒曼將情話說得溫文爾雅且浪漫別致。大哥哥一樣的舒曼在克拉拉看來獨具魅力。但維克先生極力反對兩人的結合,甚至為此要與克拉拉斷絕父女關系。逼不得已的兩人,后來求助法律手段才爭取到結婚許可。得之不易的幸福感激發了舒曼旺盛的創作力,婚后第二年作曲家用一個月就寫成了“春天”,同年又寫了d小調交響曲,舒曼把它當作生日禮物獻給克拉拉,并深情地稱其為克拉拉交響曲。

與明媚“春天”截然不同的d小調交響曲,每次聽,我都像看到了一個為夢想頂著壓力前行的人。音樂時而低沉頹喪,時而生機勃勃,抑揚頓挫的四個樂章,奔騰在錯綜復雜、環環相扣的沖突中。據說,舒曼常用弗洛列斯坦和約瑟比烏斯兩個筆名寫樂評,這也代表著舒曼內心不同的兩個側面,弗洛列斯坦熱情沖動,約瑟比烏斯沉靜文雅。這部交響樂心靈語言豐富,讓人領悟到人生的兩面:和諧與毀滅、幸福與苦難,彼此糾纏掙扎,深刻呈現了作曲家的內心景深。從技術上說,舒曼的交響樂沒有貝多芬、勃拉姆斯那么經得起推敲,但他的優點是,把文學融進音樂里。聽舒曼,往往會讓我們對生活乃至生命中的不確定有更深切的感悟。

d小調交響樂面世之初很不順利。1841年秋天,當克拉拉接到萊比錫和魏瑪的演出邀請,得知自己丈夫的作品也可在音樂會上演出,夫婦倆毫不猶豫接受了邀請。舒曼的交響樂原安排門德爾松指揮,但門德爾松未能登臺,由Ferdinand David接替。種種原因導致演出的質量并不高,而與這部作品同時獻演的是李斯特流光溢彩的鋼琴作品。李斯特與克拉拉雙鋼琴高超的演技似玉珠飛濺,相形之下,舒曼的這部內涵深刻的作品反響平平。滿座的喝彩不屬于舒曼,這是一場令他心灰意冷的音樂會。敏感的人更易受傷,作曲家除了收回這部交響樂,創作的信心也備受打擊,此后近十年,只寫出一部C大調交響曲。

然而這部令舒曼自尊受挫以至于被雪藏十年才發行的交響曲,如今卻成了讀懂作曲家創作心路重要的篇章。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您現在已經使用“邊界 ”的ID登入了
回復
驗證碼
7535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