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合唱團版《卡路里》:認認真真地“娛樂至死”
劉小波 于 2020.07.22 12:21:16 | 源自:音樂周報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10.00/20

近期,上海彩虹室內合唱團改編的歌曲《卡路里》突然躥紅,成為爆款。通過大眾媒體的推廣以及受眾的“自來水軍”效應,歌曲幾乎觸碰到每個人的耳膜,響徹在所有人的周圍。在藝術分賞的時代,為何還有一款受眾口味如此趨同幾乎重疊的作品?改編版《卡路里》充分利用前文本優勢,深深抓住當前環境中受眾敏感的神經,多重熱點疊加,加之近來爆款流行歌曲太少,在大眾傳媒的運作下,《卡路里》成為一個寵兒也算是水到渠成。

  • 利用前文本優勢讓受眾撿起“回憶殺”

    意義并不是簡單地存在于一個流行音樂作品的聲音之中,還借助表演者在演出過程中指涉的其他音樂和媒介。音樂產業進行的眾多宣傳活動不停地談論早期的流行文化現象,或者是向他們致敬。這種致敬,既是對前文本的尊重,也是對前文本優勢的開掘利用。翻唱改編是典型的前后文本關系。歌曲是重復的藝術,每首歌曲都可以不斷翻唱,形成諸多版本。

    具體來說,歌曲《卡路里》有兩大前文本,一是它本身就是較為流行的歌曲,作為電影《西紅柿首富》的插曲由當時剛剛出道的中國第一女團“火箭少女101”原唱,從開始就有一定的知名度,且作為魔幻神曲流行了一段時間。二是此次翻唱的主體彩虹合唱團,曾打造出不少知名歌曲。上海彩虹室內合唱團最初是由上海音樂學院指揮系學生自發組織成立,后逐漸吸收社會各界的合唱愛好者,發展成為一個青年音樂團體。《感覺身體被掏空》《我喜歡》《春節自救指南》等,都是他們曾經打造的爆款。兩者結合,前文本優勢就更加明顯。

    流行音樂是一種代際感極強的藝術形式,前幾年流行的歌曲在當下聽來恍如隔世,但也有其永葆青春的砝碼。懷舊是文化產業屢試不爽的砝碼,“回憶殺”能感化大部分人,哪怕在這里,時光僅僅過去兩年而已。前段時間周杰倫發布新歌也火熱了一陣,這也是前文本優勢的緣故。受眾本身對自己熟悉的東西就有一種額外的認可度與接受度。

    同時,改編版《卡路里》也是蹭熱點的杰作。時下可以說步入了熱搜文化時代,任何東西需要跟著熱點,大眾文化尤其是這樣。改編版《卡路里》搭上了《創造營2020》這班車,因為這是當前熱度較高的娛樂節目,本身的流量極大。熱門歌曲、熱門節目、熱門演唱主體,多熱點疊加,爆款自然煉成。當然,還有一部分原因是源于爆款歌曲太少,海量的歌曲不易打撈出精品力作。

    蹭上熱點幫受眾替代選擇

    當下流行歌曲生產規模極大,可謂產能過剩,但是并沒有多少爆款歌曲誕生,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受眾面對龐大而海量的歌曲不知道從何下手,選擇過多,其實也意味著沒有選擇。當代社會選擇幅不斷拓寬,就流行音樂而言,歌曲每天更新,歌星不斷增加,曲庫中的曲目數以億計,聽眾的選擇困境與選擇焦慮也出現。當自己無法做出選擇的時候,只能寄希望他人的指引,當代社會成為一個他人引導型社會,個體成為單軸人。

    依靠他人的意見進行選擇是一種替代選擇。具體而言,聽眾依據所屬粉絲群的喜好、名人大咖、媒體推送來選擇收聽內容。通過播放平臺的精選歌單、選秀節目、影視使用、公眾號推介、音樂APP、朋友圈分享等來選擇音樂。這種替代選擇讓傳播從積極受眾再度滑向消極受眾,成為注射模式。

    表面上看,個體選擇更多更廣,其實從另一個層面而言個體反倒沒有選擇。流行音樂的標準化和偽個性造成了聽者聽覺的衰退,于是對音樂失去了鑒賞能力,只能跟隨媒體、跟隨大眾,由他人引導、他人選擇。媒介資訊的泛濫導致選擇焦慮,面對的選擇軸寬得無法掌握時,作為選擇主體的自我,反而會被困在一種自由漂浮的狀態,很容易接受他人給予的選擇提示。媒介資訊很多時候經過了“意見領袖”的選擇才到達受眾,并且很多時候受眾依賴意見領袖的話語權。就算是自媒體傳播,也需要依托于網路中的活躍人士和意見領袖,借助這些人際關系制造話題,實現傳播。

    在當下,某一首歌曲的躥紅完全是一種典型的營銷事件,媒體定調,受眾參與,滯后推動。各種熱點看似是大眾搜、捧出來的,其實是大眾媒體刻意為之,明顯是一種滯后循環,因為我們很多時候關注的熱點,在關注之前已經是熱點了,受眾只是加碼了而已。那些大眾媒體不想讓受眾接觸到的東西,無論如何也無法成為熱點。這在流行音樂產業中最為明顯。

    這種替代選擇,說到底還是基于粉絲文化和粉絲經濟。粉絲是娛樂經濟的基礎,但完全依賴粉絲終會導致泡沫的破滅。因為不培養出受眾的真正品味,就需要大量的產品去“試錯”,直到找到合適的那一款。大量的流行音樂以及娛樂節目就是“試錯”的結果。偶爾誕生的爆款,是金字塔底端無數產品堆積起來的。

    勵志歌曲的外表觸碰了受眾敏感神經

    不過這一切都只是外因,只有歌曲真正打動受眾,才會在大眾媒體退出后持久保持其熱度,《卡路里》就是這樣一種抓癢癢式的作品。媚雅、青春勵志、有誠意套路等,都能撓到受眾的癢處。

    彩虹合唱團走的媚雅路數,就是用古典的形式來演繹通俗作品,比較注重作品的藝術性。無論是編曲還是歌詞,此次改編都有一定的提升,可以說經歷了從“肉體”到“靈魂”的轉變。原版歌曲曲風輕快活躍,歌詞圍繞當今社會女性最在意的減肥為主題,生動搞笑地演繹了女生們面對美食時為了保持身材必須割舍的心情。而改編后的歌詞,充滿了濃郁的辯證意味和哲理色彩,“卡路里”也成為一個深邃的意象(其實也是雞毛蒜皮的日常生活)。同時,改編的時候較為隱秘地提升了歌曲的藝術品味,比如加入古典音樂片段、舞臺展示參照名畫《最后的晚餐》等。這些歌曲自身的藝術品質,保證了營銷運作的大前提。

    改編版《卡路里》描述了女團成名拼搏幾年共同燃燒的青春和經歷,結合著臺下女團成員的熱淚盈眶,受眾也被成功帶入了。在這里,流行歌曲的勵志功能展現無遺。

    勵志是現代社會壓力之下人們自我安慰的一劑良藥。在商業時代,勵志本身作為一種商品被銷售,各種勵志講座、課程持續火爆,各種勵志類心靈雞湯文占據著圖書市場的銷量榜,都說明我們對它的需求。勵志是音樂創作的一大主題,很多人聽歌不只是聽歌,還需要從歌聲中找到力量。尤其是在各種自然災害頻發,給大家的生活帶來困擾的當下,《卡路里》既是讓大家認清現實,也是一種心靈撫慰式的鼓勵。

    改編版的《卡路里》并沒有改編歌曲的本質,只是碎片文化時代一種挪用拼貼的編碼策略。借用“程式正義”的說法,他們只是將過程“合法”化了,也可以說是認認真真地“娛樂至死”——因為在細節處理上的確有可圈可點之處,但這些東西說到底是提供消遣娛樂的手段而已。

    彩虹合唱團始終在借助古典音樂這一高雅藝術的模式,會不會如同《聲入人心》那檔古典音樂娛樂節目一樣,只是個幌子呢?雖然隨著《聲入人心》的播出,一些古典音樂劇的經典曲目會被廣大聽眾搜索聆聽,美聲唱法也會被拿出來討論,但是電視上的古典音樂與真正的劇場古典音樂有著多遠的距離呢?古典音樂的發展涉及的問題和因素太多了,即便是在西方社會古典音樂也面臨不少問題,而且最開始,西方人對古典音樂的興趣也是經過多機構合作培養出來的。再往深處去說,當觀眾獲取資訊、娛樂消費,甚至接觸古典音樂都僅僅是依靠電視機或者一個民間合唱團的時候,是公共服務沒做到位,還是消費降級的必然?極其簡單的道理,極其質樸的情感,極其通俗的歌曲,卻需要“高雅”藝術這一形式來捅破那一層窗戶紙。而如果受眾對此還過分癡迷,那就不僅僅是消遣或勵志,而是催眠了。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180.140.***.***
    180.140.***.***
    作者是為彩虹合唱團打廣告來的吧
    此帖使用iPhone提交
    發表于2020.07.23 12:06:20
    3
    180.140.016.***
    180.140.016.***
    發表于2020.07.23 12:04:42
    2
    116.055.072.***
    116.055.072.***
    發表于2020.07.22 23:40:05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9384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