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紐因:在混亂的世界里,他是一束光
八月 于 2020.07.27 16:02:41 | 源自:微信公眾號-音樂之友 | 版權:轉載 | 平均/總評分:00.00/0

音樂本身就有溫暖人心的力量,很多音樂家在這次的疫情中以線上音樂會、視訊的方式慰籍著人們,當波切利純凈的聲音在寂靜的米蘭大教堂空曠的廣場上回響,不知道多少人留下了感動的淚水,在這些流淚的觀眾中,一部分大概是因為看到了自己當年的男神消瘦與蒼老的面容,一部分是因為他唱的圣母頌如此純潔,還有一部分人大概是想起這次疫情肆虐,在人類的災難面前,音樂再次擔負起慰籍人們內心的責任而得到的感動。

這些音樂家都是混亂世界里的光,溫暖、明亮。

但是,今天我要說的是著名小提琴家梅紐因,一位當之無愧的偉大人道主義者,一個愛因斯坦聽了他的演奏后驚嘆:“現在我知道天堂里有上帝了”的人,一個二戰后給盟軍司令寫信,為指揮大師富特文格勒“洗白”,并且馬上飛到歐洲,與富特文格勒一起演奏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的猶太人,一個在二戰期間奔走于世界各地,為盟軍與紅十字會演出500多場,并專門為納粹集中營中的幸存者演奏的人。

固然,很多古典音樂大師都是偉大的人道主義者,大提琴家卡薩爾斯也是當之無愧的反法西斯戰士,但梅紐因一生中不僅以偉大的音樂,還以最為人道主義的精神慰籍著這個世界,他就是混亂世界中的一束強光。前英國首相布萊爾曾經說:“他永不疲倦地讓人們享受他對音樂的愛”。其實,他還在讓人們享受他對于世界的愛,對于人類的愛。

  • 這樣的為人,這樣的音樂修養得益于他的一些前輩、朋友,他也在古典音樂界得到了許多偉大的友誼。梅紐因與羅馬尼亞作曲家埃奈斯庫有著亦師亦友的情感,他認為是埃奈斯庫啟發了他對于音樂的想象力。他在上個世紀三十年代與英國作曲家埃爾加合作后,兩人也建立了深厚的友誼,梅紐因還自那個時候就建立了對英國的好感,直到晚年成為英國公民,被授予爵士,并成為英國上院的終身議員,應該都與他早年與埃爾加的深厚友誼不無關系。而當年16歲的梅紐因同75歲的埃爾加同臺演出后者的小提琴協奏曲,被認為是迄今為止這部作品最為優秀的錄音。著名作曲家巴托克也曾經為梅紐因寫過小提琴協奏曲。

    都說同行相輕,但梅紐因是蘇聯小提琴家奧伊斯特拉赫的好友,他還在芬蘭作曲家西貝柳斯90歲生日慶祝晚會上演奏他的小提琴協奏曲。梅紐因1962年訪問蘇聯時,他又成為了肖斯塔科維奇的朋友,肖斯塔科維奇的《第一小提琴協奏曲》也加入到了梅紐因日益擴展的演出曲目中。有人說,梅紐因在音樂界的朋友圈簡直就是20世紀音樂史的寫照。這樣的寫照還延續到了二十一世紀,當今著名小提琴家霍普的母親曾經為梅紐因工作,霍普從小對梅紐因崇拜之致,也是因為梅紐因的鼓勵與肯定,他才成為一名小提琴家,而霍普今日的人道主義的精神,我們更愿意看作是梅紐因對他潛移默化的影響。

    當然,梅紐因不僅僅在古典音樂界人緣好這么簡單,他的藝術也太能打了。他七歲就開始成名,是當之無愧的神童,雖然在他的藝術生涯中經歷過傷痛困擾,但是他的偉大琴藝真正延續了超過半個世紀。1931年,梅紐因與“留聲機唱片公司”(EMI的前身)簽訂了一項終生的專屬錄音合同,這一合同一直延續至他逝世,經歷了68年之久,這是唱片工業史上一項無人能企及的成就。

    梅紐因熱愛東方哲學,一本《道德經》跟隨了他近50年,他用印度瑜伽治療身體的傷痛。他深信音樂是超越一切種族、國家和政治的藝術。他的一生也都是這樣踐行的。

    請評分
    1
    2
    3
    4
    5
    6
    7
    8
    9
    10
    03
    我學習的榜樣
    此帖使用ALP-AL00提交
    發表于2020.07.28 08:03:41
    1
    提示
    本貼可以匿名回復 ,您現在正處在潛水狀態
    回復
    驗證碼
    6562 為防止廣告機貼垃圾,不得已而為之
    表情
    正文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