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 ...
  • 141
  • 音樂 - 我們愛音樂
    李斯特堪稱是所有時代最偉大的鋼琴家。以開發了及其艱深的鋼琴技巧聞名于世。他一生創作了大量華麗而又高難度的鋼琴曲集,是眾多學習鋼琴的人們想要攀登的高峰。因此李斯特被贊譽為“鋼琴之王”……
    2019年12月9日,正在摩拳擦掌、準備利用年終最后機會火拼“雙12”的古典音樂吃瓜群眾冷不防被網上購物的“元始天尊”馬云刷了屏,刷屏的原因既不是985、也不是996,更不是作為福布斯和胡潤排行榜中的中國首富上個月在烏克蘭獲頒國立柴科夫斯基音樂學院名譽教授證書,而是馬云“指揮”了中國愛樂樂團……
    小約翰·施特勞斯被稱為“圓舞曲之王”,他兩個弟弟盡管不那么為人所知,但也是施特勞斯家族音樂成就的重要貢獻者。可你是否想過:為什么施特勞斯家族酷愛創作華爾茲?為什么施特勞斯家族從競爭者中脫穎而出?為什么小約翰·施特勞斯有更重要的歷史地位?
    以前聽民謠是現在進行時,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現在聽民謠是過去完成時,一切都只存在回憶。當老狼不再白衣飄飄,當高曉松已經滿口段子,當黃磊變成了黃小廚,當郁冬消失在人海,那段美好的時光終究只存活在歌曲里……
    本篇是2016年,三聯《愛樂》約我編譯的九位指揮家談貝多芬全部交響曲的一部分。其中,楊松斯談“貝三”,加德納談“貝五”,MTT談“貝七”,夏依談“貝九”。昨日驚聞楊松斯做了古人,享年76歲,如今這實在算不得長壽。然而近十年來,我始終感到這位大師真的太累、太累了……
    2019年11月7日晚,費玉清在中國臺北舉辦了告別演唱會最終場,正式封麥。這個退場,對于歌迷而言,似乎很突然,但是對于常被形容為“走馬燈”“流水席”的流行樂壇而言,已經算是“很晚的道別”了。在此之前,費玉清也宣布過退出歌壇,可與歌壇的這份情誼難以割舍,兜兜轉轉不忍離去……
    偉大的拉脫維亞指揮大師因心臟疾病于2019年11月30日(一說12月1日)在圣彼得堡家中逝世,享年76歲。這位杰出指揮家的離去無疑是古典樂壇的重大損失。特別轉載幽州節度使2018年初首發于豆瓣網的《唱片中的楊松斯》一文以示紀念……
    不久前,我與知名現代舞編舞家桑吉加交談,聽他講起三十多年前只身由甘南牧區前往北京學舞的往事。原本習慣于穿長袍在草原長空下高歌熱舞的藏族男孩,驀地進入練功房,穿緊身衣褲在落地玻璃鏡前練習壓腿和下腰時,曾經頗害羞過一段時日。這讓我想到英國電影《跳出我天地》……
    說貝多芬的藝術影響力現在已經被馬勒(Gustav Mahler,1860-1911)所取代,此話聽來有些夸張,但馬勒交響曲在當今世界的藝術輝煌和超高人氣大有趕超貝多芬音樂之勢確是不爭的事實。無論從作品本身還是從音樂接受的層面來看,這一藝術現象的存在及其人文意涵值得我們思考……
    在標準化連鎖都還未風靡全球的時候,費玉清已經讓自己的演唱會形成了全球統一、不打丁點折扣的標準。標準常常意味著缺乏爆點,總是一身光亮水滑的西裝,發量穩定的三七開發型,細長眉眼和薄唇的線條清晰如昨……
    比才《阿萊城的姑娘》第二組曲第四首,是著名的法蘭多拉舞。在整首樂曲中,進行曲與舞曲交替進行,一步步把歡快氛圍推向高潮。佩服比才把進行曲與舞曲完美糅合在一起的高超技巧同時,我也疑惑,比才這樣作曲,是有什么隱喻嗎?
    人最怕的就是比較,歌手也是,最怕就是被人說,你和他太像了。可是本篇的主角,卻一直以像他為榮。我們來說,李劍青的故事。你可能不認識他,但如果你認識他,腦海里是不是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大部分時候,李劍青的名字都與李宗盛綁在一起……
    代表全球音樂產業的組織IFPI(國際唱片業協會)近日發布全球音樂消費的年度報告。報告顯示,盡管合法串流媒體平臺采用率的增長喜人,全球每天獲取盜版音樂的數量仍令人震驚。研究表明,在接受調查的16至24歲年輕聽眾中,有34%即三分之一的年輕人承認使用串流媒體翻錄應用程式或服務來獲取盜版音樂……
    《未完成》在故紙堆中沉睡了四十三年之久,世人才聽到它。已完成還是未完成,也從此成了學者們探究的課題,直到前些年他百五十周年祭時還又提起。從交響樂寫作的常規以及留下的諧謔樂章殘稿來看,自然是“未完”有據。有人的推測是……
    與波蘭斯基執導的那部盛名在外的電影《鋼琴家》相似,德國導演克里斯·克勞斯的《四分鐘》同樣意在借由天才鋼琴演奏者的故事,回溯戰爭對于人性的磨折,并思考藝術與人生的微妙關聯……
    音樂上有才華,工作中夠努力,就一定能在音樂圈中獲得成功嗎?不一定,有時候,真的要看運氣,你還真的不能不信。華語樂壇當中,不乏演唱創作俱佳的全能型唱作人,卻因為出道時機不夠好、公司包裝不到位,或者是自己身體不好,而導致星途短暫……
    雖然隨著AI(人工智能)作曲技術的進步,“洗歌”現象很有可能不減反增,但是大江東流去的方向不會改變。“洗歌”或許能帶來一時的關注,但也必定帶來一生的負擔。記住,出來混總是要還的,所以有追求的人不會給自己埋下不知道什么時候會爆的炸彈。
    王之炅是俞麗拿的得意門生,在刻畫《梁祝》的氣質、音樂性格方面,儼然成為新一代的表率。但她在演奏中呈現的簡練,卻并不很注重于描摹“越劇的”余韻。或許可以說,倘若某些國外的演奏者想要學習該作,那么參照俞麗拿的演奏,那種本土的韻味恐怕是他們無法學會的……
    舒伯特在世時,真正欣賞他作品的僅限于維也納的一小群崇拜者,但在他去世后的幾十年里,人們對他作品的興趣顯著增加。門德爾松、舒曼、李斯特、勃拉姆斯等19世紀作曲家發現并擁護他的作品。舒伯特,無疑是19世紀最偉大的作曲家之一……
    說起Hebe田馥甄,你會想起什么?唱功好、SHE還是林俊杰?可是在洋蔥的概念里,Hebe不等于田馥甄,前者是女團成員,后者是一個知性、文藝、獨立的女性,她有著21世紀獨特的女性之光,堅強睿智卻不失溫柔……
  • 1
  • 2
  • 3
  • 4
  • 5
  • 6
  • ...
  • 141
  • 京ICP備11010137號 京ICP證110276號 京公網安備110114000469號